【摘要】目的:调查医务人员和患者/家属对医患关系的认知差异及其相关因素。方法:选取20家医院的医务人员398人、患者/家属1582人,采用医患关系调查问卷(PDRQ)进行评估。PDRQ有两个版本,分别用于评价医务人员对当前医患关系的认知(DDPRQ一10)、患者/家属对当前医患关系的认知(PDRQ.15)。结果:31~40岁、本科、中级及以下职称医务人员的DDPRQ一10总分低于其他组;21~40岁、本科及以上患者/家属的PDRQ一15总分低于其他组(均P(0.05);高分组医务人员对应患者的评分高于低分组医务人员对应患者的评分[(59.1±4.8)vs.(51.4±6.3),P<0.001]。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年龄大、职称高的医务人员的医患关系评价更好(OR=1.43~1.86);年龄大、受教育程度低的患者/家属的医患关系评价更好(OR=2.15~3.43);在控制了人口学特征因素变量后,患者/家属的客观行为(OR=2.22,95%CI:1.23~3.26)和患者/家属对医生的满意度(OR=3.44,95%C/:2.73~4.19)分别与医方和患方对医患关系认知水平有关联。结论:本研究显示,医方和患方对医患关系评价的认知水平与年龄、受教育程度和职称等因素相关联。
   
   【关键词】: 医务人员;患者/家属;医患关系;认知;差异
   
   讨论
   前医患关系认知产生了负性情绪。这也符合LoCoco的观点,即“挫败经历是负性情绪诱发的重本研究结果表明,医务人员年龄、受教育程度 要原因”¨5I。31~40岁、本科、中级职称医务人和职称影响医患关系评价的认知水平。年龄越大、 员大多处在工作第一线,或是已成为医院骨干,任职称越高的医务人员,行医阅历越丰富、处事方法 务重、压力大,存在过分自信导致工作中缺少沟通越成熟其所处地位也越有利,医患关系认知也更积 对话¨引,容易以自我为中心,消极影响医患关系极;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的患者/家属,传 认知水平。正如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哈贝马斯提承了早期医患互相尊重、医患互信的良好认知¨3。, 出的交往行为理论,主张以真诚对话来解决社会矛故医患关系评价越好。31~40岁、本科、中级职 盾的冲突。恰当使用交往行为,体现人文关称医务人员认知水平明显低于其他,可能存在以下 怀,有利于医务人员得到患者及家属的认同,成为原因:近年来患者/家属聚众闹事、辱骂医务人员、 一个有耐心的倾听者,仔细的观察者,敏锐的交谈伤害医务人员等不文明现象屡见不鲜,部分媒体报 者和有效的医护人员¨8I。当然,也不排除存在其道存在偏颇~。,医院采取赔付经济损失而达到息 他诱因。事宁人的目的,给医务人员增添了一定的心理压 在本研究中,2l~40岁、本科及以上患者/家力,挫伤了医务人员工作激情,使得医务人员对当 属认知水平明显低于其他。该群体不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受益者就是家庭发展的主力军,他们对医患关系的评价不是考虑就医性价比就是考虑就医过程中的家庭承担能力,医务人员服务态度决定性价比,医疗费用检验家庭经济承担能力,医疗费用过大‘l 9。和医务人员服务态度不好‘20。自然成为患者/家属低评原因之一。本研究结果表明,医务人员受教育程度越高,医患关系处理更好;而患者/家属则是受教育程度越高,医患关系越不能满意。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医务人员,职业认知与情感态度越好,故而医患关系处理更好,这一结果与姜小鹰等、2¨的观点相吻合;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患者/家属,越是关注诊疗过程,不易配合检查和治疗,对疾病的关注程度、紧张程度越高,越容易发生医患纠纷拉2。,故而医患关系越不能满意。本研究结果表明,医患关系评价认知水平高的医生所对应患者/家属对当前医患关系的评价水平较高。
   转载请注明来源。如需全文,请联系客服或扫下方二维码。